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月均营收8万,管理层话语权不足 融资并不能解救A站

发稿时间:2016-11-24 16:17:32 来源:米皮网

  搜狐科技 文/杨舒芳

  A站刚刚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总额2.5亿人民币,投资方为A股公司中文在线。

  拿到钱本身是件好事,尤其是如今资本市场的形势依然很不乐观的情况下。但出人意料的是,中文在线的公告中对A站进行了异常详细的信息披露,这就暴露出了一些此前不为人所知的细节。

  管理层持股个位数

  根据中文在线的公告,本轮融资完成后,现任管理层的持股数量少的惊人。AcFun现任首席财务官毛智海持股2.21%,现任首席执行官刘炎焱持股1.47%,管理层持股总额仅为3.68%。

  形成对比的是几大股东的股权份额。第一大股东、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个人持股54.77%,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持股13.51%,第三大股东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系4个公司的总持股份额为12.98%。

  管理层和资方的持股悬殊,意味着管理层在公司运营和决策中的话语权将十分有限。过分受制于资本,对一个公司来说通常弊大于利,甚至管理团队被清洗出局的例子也并不少见,A站此前就经历过。

  事实上,从2007年起,A站管理团队已经经历了六任团队,从最早建站的Xilin,到塞门、陈少杰、孙旻、莫然,以及现在的刘炎焱等。每次团队大换血,原因基本都是公司卖身、融资。

  我们以前说过,作为中国二次元的鼻祖,本该飞黄腾达的A站,却有着神奇的卖身体制。

  2010年左右,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元左右的价格,将A站出售给了陈少杰,但陈少杰对二次元的兴趣并不大,一直想做直播,通过A站成功孵化斗鱼后再次转手,时任站长赛门因不满最终出走。随后A站又经历了杨鑫淼、蔡东青两任大股东。在此期间,优酷土豆以版权问题为由,谈判入股。时任管理团队为CEO孙旻,总编刘炎焱。

  今年1月A站获得软银投资后,再次更换管理团队并规模裁员,刘炎焱失势,CEO也更换为莫然。但紧接着,A站经历了一次逼宫,刘炎焱PK掉莫然复位,成为新任CEO。

  频繁的高管更换和内斗,使得猴山上下损耗严重。核心问题在于,各轮引进的资方始终没给A站带来多少正面助攻,并且和管理层观念有所冲突。在如今管理层持股只有3.68%的情况下,未来如何保证话语权、平衡与投资方的矛盾,是一个让人担忧的问题。

  月均营收仅8万?

  这次的投资公告中,除了股份比例外,另一个让人非常惊诧的地方在于A站的营收问题和财务状况。

  根据公告,A站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A站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这其中,亏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整个视频行业都仍处于亏损状态。

  但是,营业收入的情况就有点尴尬了,今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相当于平均每月营收为8万人民币。北京不少中产家庭的月收入恐怕都要超过这个数字吧,替猴山捉急。

  在从社群向商业化的转型过程中,A站走了一条比较崎岖的路,多次引入的投资目前也没有看到给业务带来正向效应。到目前为止,A站还没有建立包括付费、广告、游戏等在内的任何常规收入模式。

  相比较之下,隔壁的B站在商业化上要积极许多。除了目前正在推的会员制等常见的收入模式外,B站还在布局旅游等周边产业。根据Alxea数据,A站目前流量仅为B站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另外,A站还有一个始终存在的隐忧,就是对视频网站来说非常重要的视听牌照缺位问题。由于一直都没有拿到网络视听许可证牌照,从行政规章上依然A站属于非法提供视听服务。不仅如此,“AcFun.tv”连ICP备案和IDC经营许可证都没有,甚至还在工信部黑名单上。

  对一家在国内已经经营多年的视频网站来说,这些都显得很不可思议。对旧疾新伤一箩筐的A站来说,虽然再一次成功融到了钱,但仅靠融资解救A站,看起来是个难度很高的事情。

  最后忍不住对中文在线的这份公告吐个小嘈。作为一份上市公司的重大投资事项,文中的错别字也太多了点吧。“蔡东青”多次被写为“蔡冬青“,“软银”被写为“软饮”,再仓促的投资公告,也不应该在股东这种关键信息上出低级错误吧。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