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世界首条新能源空铁实验线在成都成功运行|新能源|磁悬浮列车|中科院

发稿时间:2016-11-23 18:09:33 来源:米皮网

  世界首条新能源空铁来了!11月21日下午,在成都双流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中唐空铁产业基地,新能源空铁总设计师、中科院院士翟婉明宣布:世界首条新能源空中铁路(简称空铁)试验线成功投入运行。它把铁轨架在空中,把车厢悬挂在空中,不与人争路,不与车争路,不与植物争生存空间……当日,包括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内,数百人先后登上了这辆“熊猫号”空铁,抢鲜试乘。戴上大红花,车头车身尽以熊猫元素装扮的空铁,以60公里的时速一路“飞行”……由此打开了改善城市拥堵的想象空间。

  空铁初体验

  首秀“紧张”,它有点发抖

  11月21日下午,以熊猫为装饰元素的空铁上路了,华西都市报记者也由此体验了一把“小飞侠”的感觉。这条新能源空铁试验线,为架设于5米之上空中的白色轨道,呈U字形,全长1.4公里。整条试验线由乘客车站、一条正线轨道、一条副线及列车、静调库等相关配套设备构成。可以完全真实地模拟新能源空铁在实际运行中的直线、弯道、爬坡等性能。空铁的前后首座,皆有司机为大家开路。如地铁一般,驾驶舱门与乘客车厢被一道门隔离。车厢内白底,嵌以蓝色座椅和扶手的柱子,看上去有些清爽,左右两侧分列座椅,或因试乘者众,整体感觉有些打挤。据称,一列空铁最高承运量为230人次。站在车厢内,透过玻璃车窗,视线极为开阔,犹如站在二楼眺望远方。该条试验线轨道模拟了城市不同的路况,有弯道,有上坡,线路最大坡度千分之六,最小转弯半径30米。“请大家注意体验,现在进行弯道阶段。”空铁上的“导航员”王凯介绍,这些指标的设定是按照城市路况最复杂的情况下设计的,换句话说,只要这种状况下能取得模拟成功,那么城市其他路况就都能适应。不过,记者感受到在车厢内颠簸还是比较明显。有乘客在车厢内摆放了一瓶矿泉水以测试其平稳性,见水在瓶中不停地跃动着,有乘客打趣道:“这运动的车厢就像给人做按摩一样。”对于车内颠簸的反馈,翟婉明坦率地讲,这可能与焊缝有关,下一步,他们将进一步收集试验参数,改进和优化方案。

  空铁全解密

  速度/它以60公里时速“飞行”

  翟婉明说,汽车成为大多数城市居民的日常交通工具,这使得城市地面交通变得不堪重负,也成为了环境污染的一个重要因素。他认为,悬挂于空中的铁路(简称空铁)是现代城市立体化交通发展的必然选择。空铁的速度如何?这是公众关注的一个问题。翟婉明介绍,新能源空铁试验线试运行期间,其时速比照日本和德国的时速,设定为近60公里。他认为,6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对于城市交通来说足够。因为城市交通隔不了多远就有一个站点,维持交通工具长时间的高速不太现实。如果空铁适用于郊外或者景区,则具备提速的空间。未来,空铁的时速提至70公里或者80公里都是有可能的。

  安全/高安全性,它永不脱轨

  架在空中的轨道,是否会面临脱轨的风险?如何保证其安全性?在发言中,翟婉明特别强调空铁运营的高安全性。他进一步解释,车辆走行机构始终封闭于箱形轨道梁内部,永远不会发生脱轨事件。列车在空中专线上也不会与其他物体碰撞,充分保障了系统的运营安全。话说空铁如此安全,它可能面临哪些运营方面的风险?翟婉明分析最大的风险是电池用尽了,空铁在空中停摆。如果空铁停在空中,乘客如何逃生或者疏散?翟婉明说,团队设计了疏散乘客的方案,比如车厢前后可以开窗,放置5米高的滑梯,乘客可以坐滑梯离开。也可以用简易梯疏散乘客,还可以开另外一辆空铁过来接走被困的乘客。

  低廉/每公里建设成本不足亿元

  据翟婉明介绍,新能源空铁具有投资少和工期短的优势。他透露,与修建地铁动辄大投入相比,新能源空铁的轨道与梁柱采用工厂预制,现场组装,施工简便,对周围影响小,建设周期更短。经过测算,修建每公里空铁的成本不足1亿元,每公里建设成本仅为地铁的五分之一至八分之一,跨坐式的单轨交通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由于空铁使用的动力是锂电池,因此,运营方可以在用电峰谷充电,比如在深夜充电。一方面对平衡用电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也可以得到最低廉的动力成本。翟婉明介绍,与日本和德国的悬挂铁路相比,他设计的空铁采用了新能源锂电池动力包作为动力源。根据载客人数所需要的动力情况不同,新能源空铁的锂电池运营时间最长可达到4小时。

  用途/更适用于二三线城市或景区

  空铁的出现能否改变城市拥堵的难题?是否会成为未来主流的出行交通工具?对此,翟婉明显得非常理性:空铁并不是一个主流的交通方式,而是诸多的交通方式中的一种,是城市轨道交通的重要补充。“地下有地铁,地上有轻轨,路面变得越来越拥挤,我们架设空中铁路,在整个地面和地下的交通方式中再增加一条。”他说,通过形成城市立体交通,以解决繁忙交通的问题。他认为,空铁的建设成本低、建设工期短的特点,让它更加适合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在这类城市,空铁完全可能成为老百姓出行的主流交通工具。去上海,坐磁悬浮列车已成为很多人游上海的标配。备受瞩目的空铁是否也将在旅游业中大展拳脚?对此,翟婉明认为,在旅游业,只要景区有意打造,这将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收费/作为城市交通,价格或同地铁

  如果有一天,空铁走出试验室,来到寻常百姓生活中,乘坐洋气的空铁,收费是否会像上海磁悬浮列车那般贵?是否有如地铁价格那般亲民?对此,翟婉明认为,如果它的功能是城市主要交通出行的工具,它的价格或许会像公交和地铁那样,有来自政府的补贴,价格会很亲民。如果它主要应用于景区,那么,它的价格就可能如观光车、缆车、索道一般,价格会高于日常交通费。

  我们何时坐上空铁?

  翟婉明院士:

  最快在明年最好在四川

  翟婉明介绍,接下来,这条试验线将模拟正常载客运行状态,进行总里程为1万公里的运行测试,以测试在“反复跑”的情况下系统的稳定性,并根据实际情况,优化提升相关参数以提升相应功能,为新能源空铁商业化,进入大众日常生活,改善中国城市交通拥堵打下坚实基础,“也为接下来确定新能源空铁技术执行标准奠定基础。”既然空铁有那么多优点,这个创新产品是否会赢得市场的青睐?据中唐空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唐通介绍,目前,已经有省内外的一些城市向其抛出了橄榄枝,有些城市明确表示了想用空铁开辟空中旅游线路。翟婉明则表示,他希望第一条应用于市场的空铁诞生在孕育和生长出空铁的四川。他认为,如果做得快的话,明年就可以运用在商业线上。不过,这需要和地方政府的规划结合起来。

  知道一下

  新能源 空铁

  ●早在1898年,德国人伍珀塔尔在乌帕河上架设建造了全球第一条单轨悬挂铁路系统,1903年全线通车,线路长13.3公里,迄今这条世界上首条单轨悬挂铁路系统已运行了113年。

  ●新能源空铁是指以锂电池动力包为牵引动力的空中悬挂式轨道列车。中科院院士翟婉明介绍,接下来,这条试验线将模拟正常载客运行状态,进行总里程为1万公里的运行测试。(华西都市报记者席秦岭摄影吕甲实习生朱双燕罗田怡)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