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寻找违停单车的“猎人”:因共享单车而生的城市传奇|共享单车|猎人

发稿时间:2016-11-23 14:48:30 来源:米皮网

  TechWeb 11月21日报道 文/王蒙

  北上广深四城,活跃着30多位“单车猎人”。

  他们狩猎的对象不是动物,而是违停的共享单车。把共享单车从小区、地下停车场里“解救”出来,猎人们将这套流程称之为“打猎”。

  从摩拜猎人到单车猎人

  张腾,北京第一个“摩拜猎人”。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管理专业研一学生,2016年10月13日加入“摩拜一族”。

  “摩拜一族”由各个城市爱好骑摩拜的用户,自发组织的微信群。“我们的发起人是庄骥,他是第一个猎人,”今年9月,张腾看到了《南方周末》对庄骥的一篇报道,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他慕名而来,向庄骥发出申请成为一名“猎人”。

  张腾言谈中提及的庄骥,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75后”庄骥曾经在上海市消防局当了15年消防警官。

  2016年4月,“摩拜单车”上线后,这种无桩共享单车的模式颠覆了传统公共自行车的运营模式,但同时也产生了新的问题——违规停放。庄骥开始向摩拜单车举报违停用户,并把违停的单车带到公共停车区域,方便用户将它骑走。

  越来越多的摩拜用户加入到猎人群中来,张腾就是其中之一。

  张腾向TechWeb介绍,“猎人群”里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考核标准。实习“猎人”由老“猎人”教授“捕猎”方法,7天考核期过后还需要审核,最终合格了才能成为一名正式的“猎人”。目前北上广深四地有正式“猎人”30多名,实习“猎人”40多名,群主正是庄骥。

  摩拜单车对于举报违停的行为会给予信用积分奖励,每骑行一次会有一分的奖励,而一名新注册的摩拜用户默认的信用积分是100分。“猎人”们会在群里交流捕猎经验,晒信用分。有“猎人”的摩拜信用积分已经达到1000多分。

  捕猎的过程对张腾来说,乐趣很多。他曾经为了举报一位用户连续几天都在故宫附近转悠,“我发现有一辆车特别奇怪,连续一个星期早上定位都在故宫里,晚上就不在了。一看就是在里边工作的人给骑进去的。”

  除了故宫,还有人将摩拜单车骑进中南海、玉渊潭公园,这些地方都是不能随意进出的,单车骑进去之后很难循环利用起来,张腾只要发现有车辆定位在那些地方就会举报。

  因为表现优异,张腾4天实习期后就被庄骥破格录取为正式猎人。

  10月10日,另一辆共享单车ofo走出校园,在上地软件园和中关村进行试点投放。与摩拜单车不同,ofo单车因为缺乏GPS定位功能,在App的用户端无法看到单车的具体位置,“捕猎”的难度特别大。

  张腾在寻找摩拜单车的过程中,遇到了被损坏和违停的ofo也会举报,但要主动去找违停的ofo单车实在太难了。

  张腾似乎很喜欢“猎人”这个称呼,TechWeb在添加张腾微信时,他特意说了一句,“你可以给我备注帝都猎人。”

  庄骥最初成立猎人群,是为了寻找被人为“隐藏”在小区里的摩拜单车。随着ofo单车进入城市,不少猎人也开始举报违停和损坏的ofo单车。

  用户需要被教育

  胡玮炜在创立摩拜单车之前,先后做过《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的汽车记者,《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的科技报道。她创立摩拜单车的初衷听起来特别简单,“我一直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思考,对于用户而言,自行车最原始的体验是‘我只需要找到车就能骑走’,这也是我对摩拜单车最初的设想。”

  摩拜还没有诞生的时候,胡玮炜和她的团队就做过一个统计,列出过一个单子,上面写着一辆单车最容易损坏的几个部分。可以说,目前摩拜单车的每一个异于普通自行车的部分都是为了解决此前共享单车的痛点而生。

  但是再坚固的车也抵挡不住一颗没有公德的心。

  据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透露,从7月初到9月中旬,上海遭遇破坏的单车为150辆左右。其中,破坏最严重的情况,一周就有13辆单车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比破坏摩拜单车更常遇到的是,地图上定位的车辆你却找不着。因为它很可能藏在附近的居民区、甚至地下室了。

  自媒体人李焕新就曾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吐槽过,有人将摩拜单车停放在地下车库里,让他二十分钟一直在定位点附近转但就是找不到车,“以前都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但不一定天天下大雨啊,但公共自行车使用频率就高了,它更能考量一个城市公民的良心。”

  公民素质的提高需要时间,用户教育也需要时间。摩拜单车CEO王晓峰说过,“单车的推广符合人们短途出行的需求。但规则被树立起来需要时间,公众也需要慢慢被感染。就好比有人住完酒店,会把用过的浴巾放到浴缸里,方便服务员收拾,这背后折射出的是人的文明素质和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