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超信创始人:微信如此强大,我为什么要做超信?

发稿时间:2016-11-23 13:10:10 来源:米皮网

  目前,国内社交应用的版图似乎已经尘埃落定,微信稳坐头把交椅,把陌陌、微博等应用甩在身后,成为第一国民社交产品。然而,即便是像微信这样看似无坚不摧的产品,也是有鞭长莫及之处,加之微信承载着越来越多的内容和功能:从公众号、服务号,到第三方服务、小程序,微信正一步步吃成一个大胖子。

  繁复的功能势必导致垃圾信息的堆积,原本纯粹的社交平台一步步被广告和代购侵袭,一些用户更是通过屏蔽朋友圈等举动来表达对微信的不满。社交领域的缺口正在被撕裂,未来社交领域将会往什么方向发展?是否有可能从中跑出一匹黑马?在微信这样的巨头面前,我们是怎样着手构建自己的超信产品的:

  我为什么决定要做超信?

  做一款即时通讯应用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可以说,我的职业生涯与IM(即时通讯)是分不开的:1999年,我和盛大网络的创始人陈天桥一起创业,参与开发一款即时通讯软件Kit,是与ICQ、OICQ(后来的QQ)同时期的即时通讯软件。

  2003年我离职创业,成立上海拓盟,也是做通讯产品,这款产品主打B端社交领域。我们服务的客户遍布全球150多个国家,包括 IBM, Hi5, WWC, Sony Ericsson, Yahoo Maktoob等知名企业,2013年上半年,我们团队正式被六间房收购。

  六间房的刘岩总也是一个对做即时通讯产品有着强烈意愿的人。他曾经经历了亚信和新浪从融资到上市的过程,后来创立六间房主打主播视讯聊天功能,虽然在六间房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他一直对做一款即时通讯产品念念不忘。后来我们开发了一款陌生人社交应用“聊聊”,面向95后人群,切社交领域的细分市场。但由于原本定位较窄,“聊聊”未能做大。

  于是我们决定重新寻找方向。在做前期调研时,我们发现国外的人每个人都至少有3个以上的社交应用,各个圈子都有不一样的产品。而在我们中国熟人社交应用中,微信一统天下,当时刘总和我就认为,我们应该让用户有更多的选择,做一个安全高效的社交应用。我们一拍即合,将新产品命名为“超信”。随后,刘总为超信的诞生注入了第一笔资金,并和我着手一起组建团队,开发产品。总共我们已经拿到了超过千万元级别的投资。

  很多人听到我想做一款社交应用跟微信抢用户,他们都觉得我疯了。道理很简单,多少个在超信之前挑战微信的应用都失败了:包括中移动的“飞信”、阿里的“来往”、小米的“米聊”、网易和电信联手推出的“易信”,他们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巨头,拥有不俗的财力,但最终还是无法在微信口中夺食。这容易给人以一个错觉:微信太强大了,跟它抢地盘根本没有胜算。

  可我并不这么看。虽然微信目前体量已经很大,月活用户达到7.62亿,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对手。但正是因为微信的体量已经庞大到团队鞭长莫及的地步,微信不再是一个熟人社交平台,而是夹杂着熟人、轻熟人和陌生人的一锅大杂烩。用户浪费在微信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微信正在逐渐偏离了他们做一款“用完即走”的产品定位。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13.8%的受访者曾经关闭过朋友圈,19.7%的受访者正打算关闭朋友圈,而这一数据正呈现一个上升的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人们受到朋友圈的干扰越来越大,一部分人已经开始“逃离”朋友圈。用户对微信颇有微词,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超信的机会已经到来。

  为什么我们强调轻快和安全?

  在中国社会有这样一个特点,大多数人的工作和生活没有明显区分。人们偏爱在酒桌上谈生意,通过交情、关系处理工作上的问题。基于这样的场景,未来可以设想的社交应用应该是能够协助人们平衡工作与生活,操作简单方便的强社交关系应用。

  我们对于超信的定位是“和重要的人聊重要的事”,它必须是基于通讯录的强社交关系软件围绕这个定位,我们着手打磨产品,一是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地剔除不必要的功能,二是不断修炼内功,提高自己的硬实力。

  我们不希望超信成为第二个QQ或者第二个微信,因此在功能上我们做了很多的删减:只要与产品定位不匹配的功能都不会留下,比如在其他社交应用上常见的朋友圈、摇一摇、直播、漂流瓶、附近的人等等。

  砍掉这些功能我们经过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每当我们不愿意砍掉某个功能时,我们都会问自己,这个功能是否真的有必要存在,它的存在会不会影响用户体验?譬如类似朋友圈的功能,保留它确实对用户的互动、交流起促进作用,但类似功能往往无法避免沦为广告商、微商的推广阵地,反而影响了用户体验,因此超信在设计之初便摒弃了类似的功能。

  删减了大部分功能的超信,将变得很轻很快,相比起动辄几G、十几G的微信而言,超信显得非常地苗条,占用内存也更小,这对于手机存储空间和缓存空间捉急的大部分用户而言,苗条的超信更容易受到欢迎。相应地,超信的聊天速度、操作流畅程度也有很大的提升。

  基于产品的定位,我们将“安全”摆在首要地位。超信包含有两种安全模式,一是“消息自毁”模式,它能够在对方阅读信息过后20秒内销毁信息,没有数据留存;另外是“安全聊天”模式,超信采用端对端加密消息传输(P2P)技术,不会收集元数据,也不会在服务器上留下痕迹,让你可以跟重要的客户和朋友交流而不用担心信息安全问题。

  也许有朋友会有疑问,“安全”有那么重要吗?“安全”会是用户迫切的需求吗?答案是,“安全”虽然不属于刚需,但也属于用户的根本需求。从我们后端的数据显示,用户打开安全聊天的消息数占所有消息数(包括群聊)的25%左右,它的打开率比我们想象要高很多。

  超信定位的人群是泛职业精英人士 ,即专业人士、办公室白领以及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群,这些人群存在频繁的业务来往,对生活质量有着更高的要求,更加看重自己的隐私。我们想做的是这样一件事情,当你想要跟重要的人聊天,寻找一个私密空间承载你们的对话时,超信就在那里,你要做的只是打开它,然后进行畅快的交流。

  我们还做了一些有趣的功能

  当然,我们并不满足于仅仅做到以上几点。超信新版本推出的“机器人智能服务平台”是我们的一大亮点。“机器人”是一种运行于超信内部的第三方服务,用户可以通过机器人发送信息,或者输入框输入指令与机器人交互。

  “机器人”是一个无需手机号码的特殊超信账号,同普通联系人一样,“机器人”可以被用户添加为联系人,与它进行对话和交流。用户亦可将“机器人”添加至某个群组,从而让“机器人”为群组提供服务。

  为了避免类似微信公众号主动推送信息给用户带来困扰,“机器人”无法主动向用户发起私聊会话。用户需先给“机器人”发送一个消息或指令,或将机器人加入某个群组后,机器人才会向用户发送消息。当机器人被加入一个群组后,机器人仅会接收@它的信息。因此,当用户想调出机器人时,就像往常@普通朋友一样,@相应的机器人就可以了,十分便捷。

  当然,用户可以同时将多个“机器人”拉进一个群里,让“机器人”为用户提供服务。比如,用户可以把股票“机器人”拉进群里,@它,输入某一个股票代码,股票机器人就会返回用户此股票相关信息。同样的,用户也可以拉其他的机器人,询问天气、新闻、百科、音乐、视频,甚至玩游戏、查地图。

  超信机器人平台将开放给所有的开发者使用。开发者只需要通过超信机器人官方页面创建相应的“机器人”,并获取API-key,便可以参考相应的Demo来开发自己所需的机器人。一个熟练的开发者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开发出一个应用。

  从历史上看,任何的产品的演变都离不开“便捷”、“高效”这两个关键词,社交应用也是如此。正是由于当年腾讯在QQ身上叠加过多的产品和功能,让微信找到了社交领域的突破口。在当微信由于臃肿的功能开始出现破绽时,超信的机会就来了,我们要做的,只是顺应大势所趋,搭建好一个简单而纯粹的避风港,承接那些逃离微信的“难民”。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互联网明星创业公司脸萌、FaceU等品牌操盘手,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