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网约单车尴尬:车身贴骗钱二维码,管理靠“猎人”

发稿时间:2016-11-23 12:14:13 来源:米皮网

  近日,摩拜单车流行,但也有不少违停现象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摄

  被偷窃、人为毁坏、违停私藏……网约单车在方便市民出行的同时,也遭遇不少尴尬,甚至有网友直言“再坚固的车也抵挡不住一颗没有公德的心”。据统计,在广州,摩拜单车人为损毁率达10%,即目前投放的两万辆自行车中至少有两千辆遭到不同程度的损毁。是设计不足,还是道德软环境造成?

  遭遇哪些尴尬?

  车身被贴骗钱二维码

  “摩拜使用的场景只有街道,除此以外所有地点都属于违规。”摩拜广州负责人赵剑平强调,可现实情况是,不少人将摩拜推进了自家住宅、单位写字楼中。

  就在21日,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某村的平房内,摩拜方面叫来民警,在某户居民房内搜出了一辆摩拜单车和4辆OFO共享单车,其中不乏外观崭新,甚至车架上还包有塑料膜的。

  甚至还有人将网约单车从广州运往东莞。10月18日,一辆摩拜单车被一辆私家车从广州海珠区停车点带到东莞环城路至松山湖路段附近;11月初,广州白云区一男子开摩托偷摩拜被抓……

  “其实现在我们看到的摩拜被偷盗的案例,盗窃者并不是摩拜单车的用户。”摩拜单车公关总监曹国星称,“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将摩拜单车搬进家门,就是盗窃。”

  除了盗窃,摩拜单车遭受损毁形式最多的就是小广告。它们贴满了单车的车身、座椅。最可怕的是微信或支付宝的转账二维码,被贴在车身的显眼处。虽然摩拜的二维码需要通过软件扫描才可付款,但第一次使用的人难保不被山寨二维码所骗,用微信给骗子们汇去了钱财。

  智能锁是摩拜单车的核心部件之一,在深圳,两名男子伪装成摩拜维修师使用专业工具对摩拜智能锁实行拆卸,后被工作人员发现报警处理。据警方透露,两名男子实为深圳某生产GPS公司员工,而该GPS供应给摩拜的同行——另一家共享单车公司。

  “之前的数据显示,摩拜的人为损毁率达10%,目前最新的数据还不方便透露。根据现有掌握的情况,二维码是被人为破坏最厉害的部位,不仅有人用喷漆涂抹,还有人用火烧的。”摩拜单车广州负责人赵剑平介绍。

  其他网约单车也遭遇类似尴尬。例如不久前,快兔出行(Quick To)推出了首款无锁共享单车,但这样的形式无疑让偷车贼“有机可乘”。

  单车违停怎么办?

  管理靠“猎人”监督

  除了有受到外界违规之举的影响,不少网友也反映,网约单车被使用者乱停乱放情况时有发生。据赵剑平透露,整个广州摩拜运营人数不足百人。几十人管理数万辆单车自是有难度,因此类似于摩拜乱停乱放的监督更多交由摩拜粉丝们自发维护,久而久之专门进行违规车停放举报的“猎人”开始出现,每次监督举报的过程也被他们称之为“打猎”。

  小跃跃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IT男,可当夜幕降临从写字楼出来时,他的身份就变成了“摩拜猎人”。“每周我都会抽出几个晚上去‘打猎’,从晚上7点一直到10点,在地图上看到违停就过去拍照举报。”小跃跃介绍,“平均每晚都能举报违停20多起,最多一晚有40多起。”

  身为摩拜猎人的小跃跃一拍一个准,拍照时需要把场景、编号等细节一个不落,避免“误杀”。最久的一次打猎,小跃跃花费了40多分钟,最终在一个高层建筑的一楼楼道内成功找到,“一般打猎最多维持20分钟,但我挺倔,当时就是发誓要找到违停。”

  每成功举报违停一次,“猎人”就可以获得摩拜信用分+1分的奖励,初始值100分,从8月底当上“猎人”至今,小跃跃已有923分的信用分。

  “当信用分低于80分,用车半小时将收取100元。违规停车被举报后,用户就将减去20分,若想加分只能举报他人或完成一次正确使用停车。”小跃跃介绍。

  类似小跃跃这样的正式“猎人”还有30多名,分布在北上广深四座城市中,猎人的考核评选制度严苛,想当上“猎人”还必须先当一阵“实习猎人”,“我们正式‘猎人’群里有30多人,实习群目前也有30多人,需要培训一段时间考核通过后才可正式加入‘猎人’。当‘猎人’的人也是各行各业都有,从快递小哥到公司高管,从90后跨到70后。”

  信用计分有用吗?

  还需要多方协力解决

  按照摩拜广州所给出的损毁率数据,每一万辆摩拜单车即有1000辆遭到人为破坏。事实上不止新共享单车容易遭人为损毁,2009年即开始运营的市政公共单车的污损率也居高不下,“公共自行车不能带人,但就有家长把孩子放在车头篮子处。”旭日自行车董事长李旭接受采访时表示,“自行车的链条、轮胎、挡板这三处最容易遭到人为破坏。”

  对于单车易遭破坏的问题,摩拜在设计之初便着重在易损毁部位加强防护,比如将链条取消换为轴传动,这也让每辆摩拜单车造价成本达3000元。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摩拜努力以科技加护,也阻挡不了10%的损毁率。

  摩拜设计积分体系,也是希望借由文明守则公约约束用户。但在OFO共享单车眼中,此举并不能有效制止损毁行为,“积分体系是用来约束‘好的用户’的,对恶意破坏的人来说作用不大。”OFO公关负责人李泽堃认为。

  对于如何制止偷盗行为,摩拜方面认为需要政府、企业、用户三方面协力。OFO共享单车正努力加强与公安机关的合作,并在法务上引进更多专业人才。

  有学者认为,只靠摩拜的积分体系防止偷盗、损毁行为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将其纳入社会诚信体系,用社会道德力量进行约束。

  面对人为损坏,不论是旭日还是摩拜抑或OFO,都将解决的路径寄希望于用户自身,“现在只能是呼吁,希望人们的素质能够提高。”旭日自行车董事长李旭无奈地说。

  (来源:羊城晚报 记者:宋昀潇,许琛,赖伊凡)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