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专访豪客互联CEO孙良:互联网本质是经营用户流量

发稿时间:2016-11-22 21:50:59 来源:米皮网

文|曲舜

生态是什么?往小的说,叫“圈子”,往大的说叫“生态”。对于一家公司而言,生态代表着一种未来,尤其对于一家科技公司而言,这些所谓的“圈子”是现在,也代表着未来。而对于打造生态的方式,简单来讲,有两种,一种是以硬件入局,拓展软件,另一种是以软件入局,发展硬件。或许不仅限于此,但是“软件”与“硬件”都只是选择踏入市场的敲门砖而已。

今年7月,TCL集团正式宣布成立豪客互联网有限公司,孙良出任TCL集团副总裁、互联网事业本部总裁,豪客互联CEO。豪客互联的成立预示着TCL集团在“双+”战略转型的指引下,正式聚焦海外移动互联网业务,打算打造互联网产品生态。

以工具类软件为例,它也遵循着上述一样的道理。工具类软件把持着用户入口,在工具软件的基础上去做生态,从而再去变现。近日,豪客互联CEO孙良接受了网易科技的采访,豪客互联隶属于TCL集团旗下,如果按照上述逻辑去观察,豪客互联作为工具类软件的生产公司,未来将要构建生态级互联网企业,它相对于TCL而言所承载的意义也是生态拓展上的一步。

对于拓展,孙良在采访中为我们举了一个非常恰当的例子,谷歌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为何市值可以如此之高?谷歌甚至提供了免费的安卓系统,表面上看来是没有收益可谈的,但是它的玩法自有其道理与可行性。

孙良表示:“通过谷歌操作系统认证都需要绑定谷歌的文件夹,其中包括很多谷歌‘头部’应用,这些应用也是产生用户收入和粘性很强的应用,通过免费操作系统换取它对全球80%出货安卓智能机的用户入口的控制,有了这样的控制,谷歌在整个的用户粘性方面,便拥有更强大的能力。”

“理论上讲,不管是做网站还是做APP,基本上是在管理用户流量,而用户流量则有‘新用户导入’及‘老用户流失’两个基本构成。更确切地说,安卓系统的‘拉新率’要远远高于‘流失率’,这也是谷歌最愿意看到的情况。”孙良对于这种生态构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或许就是一种生态,一种圈子,是一种基于“安卓”系统打造的生态,最后在这个生态上得以变现,牢牢控制生态。

相应的,TCL的未来也是这样的路。对此,孙良表示:“TCL作为一家传统的智能硬件厂商,已经拥有智能硬件基础平台上,还需要构建“应用平台”、“内容平台”和“商业变现平台”,由此构建了移动互联网生态。智能硬件平台和应用平台控制着用户的入口,内容平台则提升用户的粘性。”在这一套生态条件下,再去谈论变现才是靠谱的。”

与许多厂商的硬件布局一样,国内的软件市场,也是一片“血海”,想要从BAT或领头企业中脱颖而出,需要时间、金钱、精力去消耗,每天有许许多多的创业公司诞生,也有许许多多的创业公司在死亡,孙良坦言:“我们耗不起”。

虽然资金有限,但不代表不能冲击,所以冲击的方法就非常重要。孙良表示:“推广有限的情况下,要学会聚焦,而不是做一堆东西,学会用一两款桥头堡软件突破,当桥头堡软件一旦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再去以它自己的用户体量带应用矩阵中其他工具的用户量。”

另外,海外布局是另一种方式。海外与国内不同,更确切地说,每块区域的市场都是不同的,对于海外市场的布局而言,孙良表示:“我们内部把国家划分成T1、T2、T3三个等级,每个市场都可以投放。T1投放成本很高,它的CPI很高;T3很便宜,但是它的变现能力比较弱。最后我们通过数据模型找到每个市场特点,再做出选择和突破。”

当前,以印度为代表的东南亚市场,成了国内许多企业公认的下一片红海。因此,工具类布局也要认清印度市场的特点,才能更好的拓展。对此,孙良表示:“这些国家的量也很大,但有虚假的流量和点击在里面,像印度这样的移动运营商流量很贵,甚至有一些地方网络时断时连,原来的日活用户变成非日活用户,这里面对用户监测管理有很大难度。”

此外,就整个移动互联网广告行业而言,广告主对这些市场里用户价值认同需要有一个过程。对此,孙良表示:“中国在2008年的时候,当时移动APP量已经不小了,但是你从用户的数量和产生的变现收入和PC端比差距差几十倍,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也会有,广告主认为那边用户价值展示比较低,有一个培育过程,会影响变现能力的提升。这也是需要突破的困难之一。”

换句话说:“困难,是暂时的;努力,必将有所收获”。TCL的未来,不仅仅是想做一家硬件公司,而是希望打造一个用户资产管理平台。而豪客互联将帮助TCL完善移动互联生态布局,前者对于公司而言也将是主力军的存在。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