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携程CEO梁建章退隐 以退为进不会彻底放手

发稿时间:2016-11-22 20:45:10 来源:米皮网

梁建章再一次将携程(CTRP)掌舵人之位交予他人,这距离他上一次归来,已过去三年,时间不长也不短。

11月16日,携程宣布任命公司原首席运营官兼公司联合总裁孙洁为首席执行官(CEO),即日起生效。孙洁将同时加入公司的董事会。携程董事会主席兼前首席执行官梁建章将担任执行董事会主席。

消息一出,一片哗然。梁建章这次离开,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不可否认,携程在OTA中的领先位置暂时无法被撼动,然而,携程面对的局面也并不如2007年梁建章初次离开时那般高枕无忧。飞猪、途牛、新美大……各个来势汹汹,无一不是需要打起精神来面对的“麻烦制造者”。

然而,梁建章还是毅然放权。

梁建章卸任之后,他发出内部信,信中感慨:“我回来二次创业已经将近四年,回味和各位并肩战斗的岁月,已不太记得各种艰辛和困难,只记得创业的激情和快乐。”并表示,今后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海外拓展,战略投资和创新项目,以及团队和激励机制的建设等。

携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梁建章辞去首席执行官的工作主要是为年轻的业务领导的成长创造机会。过去几年,携程不断努力培养年轻的业务管理人员。2014年,携程重建组织架构,让业务部门领导有更多决策权。此外,携程鼓励中层管理人员在不同业务部门轮岗,并且通过创新工场项目培养年轻员工。

“梁建章把这个CEO的位置让出来,携程的高管团队事实上也做了一些调整,主要是以升职为主。这些高管在携程工作多年,实际上也是有提升的需求的。并且,因为他们都还年轻,是需要有提升的空间的,都不想在原地踏步。”劲旅咨询总裁、首席分析师魏长仁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的确,如携程新任CEO孙洁在内部信中所披露的,携程高层新阵容已经出炉:原携程集团大住宿事业群CEO孙茂华晋升为携程集团首席运营官及酒店集团CEO,负责集团酒店业务、集团服务、分公司业务;原携程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兼IBU CEO王肖璠晋升为携程集团首席财务官,同时担任集团国际业务总裁;原携程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机票事业群CEO熊星晋升为集团机票CEO及集团国际业务CEO,并开拓国际业务市场。另外,现任去哪儿网首席执行官谌振宇,原去哪儿网总裁、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杨海俊(杨子),原去哪儿网平台事业部CEO、携程集团首席技术官甘泉也出现在高管名单中。

不过,在魏长仁看来,梁建章的此次辞任,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自己的追求。“包括梁建章2007年去国外求学,都给人这种感觉,他确实是一个有自己追求和爱好的人。而做携程CEO是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来处理日常事务,对于自称人口学家并仍然年轻的梁建章,应该有需求拿出更多时间继续做自己更为感兴趣的事情。从一线退下来,他能有一些自己的时间,这对于他现阶段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

其实,业内更感兴趣的是,未来梁建章之于携程,将会是怎样一个存在,是否会如2007年般,完全放手。

2007年,梁建章将“打着望远镜也找不到竞争对手”的携程交由往昔与他一起开疆拓土的“携程四君子”之一范敏,远赴美国学习人口学,师从素有“管理经济学之父”之称的爱德华·拉泽尔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盖瑞·贝克。

当梁建章专注学术之时,范敏开始带领携程向重资产公司转型。斥资打造星程品牌酒店、5000万美元增资如家、收购汉庭连锁酒店集团8%的股份、8800万美元收购香港永安旅游90%、5亿投资携程信息技术大楼,拥有呼叫席位超过1.2万个……然而,这条转型之路,带给携程的是运营成本的猛增和失去竞争力的产品价格。

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去哪儿网和艺龙等OTA借机弯道超车,依靠携程的优势板块—机票和酒店,将携程一步步逼进墙角。

数据忠实地记录下了携程在此后的6年时间内,从巅峰跌入谷底的惨状。2010年开始,携程在OTA中的市场份额出现连降。2010年携程市场份额开始低于50%,行业控制能力和议价能力逐步削弱;2011年,携程的市场份额跌至41%。除此之外,携程的净利润也在下降,2012年净利润降至7.14亿元,相比2011年下降34%。残酷的资本市场也给了携程猛烈一击,2012年,携程股价回落到2005年之前的水平,市值较高峰期缩水了近一半。

2013年2月,梁建章归来,重掌携程,用他的话来说,此番是“二次创业”。

“组织结构变成了一般大企业那样自上而下的集中式,而不是从创意或者反应速度的角度来做事。”梁建章看得很清楚。于是,他开始在公司内部进行了移动化、平台化、小团队化创新的三大变革,这对于员工数量多达3万人的携程,并非易事,但梁建章认为这势在必行。

在扫好门前雪之后,梁建章开始了与其他OTA的正面交锋。

百场汇CEO沈巍彼时是艺龙负责无线业务的高级副总裁,他对媒体回忆,在梁建章的主导下,携程把移动业务单独分出去,作为独立的事业部运营。现在的艺龙CEO江浩,就是当时携程无线事业部的总经理,他们带着800人的团队,拿着高于平常的股权激励跟艺龙和去哪儿网开战了。同时,梁建章大手笔跟进了艺龙、去哪儿网主导的价格战。沈巍诧异于携程的带头返现,他认为梁建章是决心把过去10年的利润全拿出来返掉,希望用业绩增长来提升利润,进而挤压竞争对手。

梁建章的打法很有效。财报显示,艺龙2013年四季度亏损4400万元,去哪儿网的亏损则接近艺龙亏损额的3倍。而携程的净利润为2.61亿元,同比增长36%。

然而,梁建章并未给对手们喘息的机会。2014年4月,携程投资同程旅游超过2亿美元。2014年5月,携程在途牛首次公开发行时收购了1500万美元的A类普通股。2015年5月,携程联合腾讯、铂涛收购艺龙。2015年10月,携程与去哪儿合并,百度将45%的去哪儿股份与携程的25%股份同携程进行了置换。

携程又重新回到了有利的竞争地位。

“梁建章是一个成功的首席执行官,他实现了在线旅行社从春秋战国到基本一统天下。”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梁建章虽 然看上去非常淡然,话也不多,但是思路非常清晰,很多事情都在内心运筹帷幄。他回归携程后,不但在技术上进行了升级,还改变了在线旅游产业的市场格局。通过“简单粗暴”的资本为王模式,一下子扩大市场份额,并减少了对手,这也是梁建章为携程作出的贡献。

“上一次归来后,补贴大战‘击败’劲敌,整合去哪儿逐渐完成,可能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执惠分析师柳琛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不过,业内似乎已达成了梁建章不会彻底放手的共识。

有人认为他是在以退为进。“梁建章退居二线有利于携程的战略管理,注意力从‘以我为主’转移到从大局着眼研究对策,从业务经营转移到资产经营和资本经营。而战略管理是最重要的。”赵焕焱说道。

有人认为他会“吃一堑长一智”。“上一次梁建章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一次肯定不会彻底不管。”魏长仁认为,如今OTA行业的麻烦制造者仍有很多,甚至更强的颠覆者也有出现的可能,携程并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梁建章会继续从战略及策略方面对公司施加影响,并作为携程灵魂人物高调存在。

“梁建章仍然会100%专注于携程。这次的管理层变动类似于马云当年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职位以及季琦辞去华住首席执行官职位,他们都是公司的创始人。”携程的官方回应也是如此。

从1999年成立,携程已走过17个春秋,而梁建章对于它的陪伴,也有14载。众人都说,他是一位伟大的CEO,他带领携程走过浮沉,扭转劣势;他也是一位企业家中最好的人口学者,他说,对旅游业来说,人口的规模优势可以带来长远巨大的正面影响;他也热爱宇宙和太空,他认为,太空旅游将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划分点。

也许,携程仅仅是梁建章漫漫征途的一小站,他的目标,会是星辰和大海。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