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探秘澜沧江上的超级工程:张家界玻璃桥弱爆了!

发稿时间:2016-11-22 20:33:04 来源:米皮网

  这是一条富饶之河。澜沧江—湄公河全长4880千米,流域面积81万平方千米,河口多年平均年径流量4750亿立方米。澜沧江-湄公河地跨纬度25,源头至河门高差5000多米,立体气候明显,具有寒带、亚热带、热带各气候带,可开发利用的土地资源丰富,可开发水能资源约37000MW,特别是生物资源丰富,适宜于旅游业的发展。

  这又是一条贫瘠之河。由于地处偏僻,交通条件差,其流域的文化内含也无法与黄河、长江相比,在黄河、长江不断得到开发、利用的时候,澜沧江却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有识之士,前来认识她、开发她。

  日前,记者跟随中石油“加油体验”走进七彩云南媒体团,第一次接近这条美丽的大河。在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杉阳镇吃了午饭,便乘坐越野车开往澜沧江——这里有两座超级工程:中缅油气管道澜沧江跨越工程,以及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

  先科普一下“中缅油气管道”。

  中缅油气管道是继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之后的第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它包括原油管道和天然气管道,可以使原油运输不经过马六甲海峡,从西南地区输送到中国。中缅原油管道的起点位于缅甸西海岸皎漂港东南方的微型小岛马德岛,天然气管道起点在皎漂港。2013年9月30日,中缅天然气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气。2015年1月30日,中缅石油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油。

  上山的路不太好走,司机师傅说,这个季节还好,只是尘土飞扬,到了雨季就有山体滑坡的危险。

  车开到山上,美丽的澜沧江展现在我们面前,巍峨的山、碧绿的水,简直是一幅优美的山水画。顾不得欣赏美景,因为剩下的路需要我们自己走了。戴上安全帽,顶着烈日,直奔过去!(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澜沧江特大桥,她横跨澜沧江两岸,全长528.1米,主跨342米,为上承式劲性骨架钢筋混凝土提篮拱桥。2016年11月15日,也就是记者到达的几天前,这座大桥的钢管拱刚刚实现高精度合龙。

看看这大桥的雄姿!(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山路难行,大汗淋漓。跨越区只有一条工程施工道路进入,且道路狭窄陡峭。(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看到中缅油气管道澜沧江跨越工程了!这是我国首座三管并行安装的跨越桥梁。(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她的右岸塔基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水寨乡罗岷山陡崖上,坡角约60°,局部达80°,左岸塔基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杉阳镇博南山山坡,坡角约53°,跨越澜沧江霁虹桥在上游约300米位置,距下游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约200米。

  澜沧江跨越是中缅油气管道工程的控制性工程,该工程地质条件复杂,桥位上下游1.5公里范围内均发育有岩堆、危岩、滑坡等不良地质。两岸山体高耸挺拔,地势险峻,河谷深切,水流湍急,河谷多呈“V”型,两岸坡度在50至80度之间,施工场地狭窄,平面布局困难,施工环境极为恶劣。

  澜沧江跨越设计范围内线路水平长度为296m。跨越处原油管道设计压力为15MPa,跨越管段采用D813×28.6 X70 直缝埋弧焊钢管;跨越处天然气管道设计压力为10MPa,跨越管段采用D1016×22.9 X80 直缝埋弧焊钢管。跨越采用单跨悬索跨越方案,主跨280米,桥面为刚性桁架梁桥面,宽10米,高3米,桥塔采用变截面箱型门架钢塔形式,高33米,主缆索为平行钢丝束(规格为13×PES5-91),长2×392米,重148吨,跨越共有桩基8根,承台2个,锚固隧道4个,跨越钢结构总量2401.5吨,混凝土5967.6m3,土石方开挖约3.5万方。

  这是澜沧江跨越工程的“骨架”。一座红色悬索大桥跨江而过,像一道彩虹挂在高山峡谷间,为险峻的澜沧江增添一道美丽风景。(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这是跨越工程的“桥面”,为刚性桁架梁桥面。窟窿眼儿下就是万丈深渊!张家界玻璃大桥什么的都弱爆了好吧?不过,记者很担心手机掉下去!(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我一边反复提醒自己,往前看,一边紧握住拍照的手机。(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据介绍,中缅油气管道工程于2010年开工建设,管道总体为天然气、石油双线并行,缅甸境内天然气和石油管道分别长793公里和771公里,国内段天然气和石油管道分别长1727公里和1631公里。

  桥下就是平静的澜沧江,中石油的朋友告诉记者,雨季时水面较高,看起来还好,如果在旱季,一眼望下去他们都觉得腿软。(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回望中缅油气管道澜沧江跨越工程。这座工程的建设过程,创造了多个“第一”,在我国管道建设历程中前所未有,在世界管道建设中也是罕见的。(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从中缅油气管道向澜沧江特大桥望过去。(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向这两座“超级工程”的建设者们致敬! (光明网记者 战钊/手机摄影)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