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小马云”范小勤成名之后:被动进入名利中心

发稿时间:2016-11-22 15:20:04 来源:米皮网

  11月20日,来访者排队与范小勤合影。

  浙江张老板开来了一辆奔驰房车,范小勤和张老板的家人玩闹。

  11月17日晚,一名来自北京的“快手”拍摄者拉着范小勤拍视频。

  11月19日下午,范家发从学校接回范小勤兄弟俩。根据范家发和学校签订的协议,他必须每天接送两兄弟上下学。

  11月20日下午,范家发向来访者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身后是他的妻子。

  11月初,江西省永丰县石马镇严辉村的范小勤,因长相酷似马云走红。

  怀揣着各种目的的人从四面八方赶到范家——有人真心实意地为他献爱心,也有人为了实现自己成为“网红”的野心,或者为自己的商业活动增加炒作话题。

  严辉村,这个位于江西中部的闭塞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各种小汽车来来去去,不时响起尖锐的喇叭声。一些往日里游荡在村里的狗,夹起尾巴迅速从车前跑过。

  范家是所有喧闹的中心。因为来人太多,村里专门安排了一名村委时不时过去看看。

  几乎所有来范家的人都会与范小勤合影,然后将照片发到社交网络上。但9岁的范小勤却几乎不会与外人讲话,见到陌生人,他偶尔会用手中的食物去戳对方的衣服。合影时,范小勤不做任何配合,把合影者当空气;有些来访者会搂住他的身体,以防止合影时他突然跑开。

  范小勤依旧每天到严辉小学上学,对突如其来的关注,他似乎并不理解。他依然是班上最孤僻的孩子,坐在第一排,没有玩伴。

  但这丝毫不妨碍范小勤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相反,这种反差加剧了“小马云”身上的“附属价值”。

  这个9岁的男孩,被动进入名利中心。他就像一面镜子,映照着网络和现实中斑驳陆离的人性切面。

  新京报记者 韩雪枫 实习生 黄驰波 江西吉安报道

  村里“有史以来最出名的人”

  11月17日,距离走红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但到严辉村来找“小马云”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从十多天前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来范家探望。住在范家不远处的一户村民粗略估计,最多的一天至少来了四五十人,“像集市一样”。

  “你们从哪里来的?”一名造访者向村民问路时,村民反问道。

  “北京。”

  “啧,北京啊!这么远跑来就看他啊?!你们干什么的,是主播吗?”

  “小马云”范小勤的走红让村里添了不少谈资,作为村里“有史以来最出名的人”,村民们对范家近期的遭遇抱有巨大的好奇。

  “听说他们和一个快手主播签了合同,收入他家拿三成。还有个经纪人。”严辉村小卖部里,一个中年男人抽着烟,弹了一下手中的烟灰。

  “根本没有合同,是谣言。”另一个年轻人反驳道。他从手机新闻里看到,范家发向记者否认了签订合同一事。在严辉村,从手机里搜索关于“小马云”的信息,已经成为一些村民业余时的消遣。

  “不管签没签合同,马云不是说要资助他吗?跟马云有关系,他还缺钱吗?马云可是中国最有钱的人。”年轻人补充说道。

  各种版本的说法在村里流传,但村民们的共识是,范家变得不一般了。

  因为这些天许多卫视在播“小马云”的新闻;马云转发了“小马云”的照片;还有消息说,马云要资助“小马云”到博士毕业;在快手上,关于“小马云”的直播以及视频点击极多。

  除了遥远的虚拟世界,村民还有着更现实的感受:“小马云”再次走红的那几天,永丰县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带着镇里和村里的领导去范家进行了慰问。

  严辉村村支书黄国兴记得当时的情景,他回忆,县领导当时拿出了500元的红包递给了范小勤的父亲范家发,“部长说,党和政府不会忘记困难群众,让我们以后在工作中更加关心他们。”

  有些村民并不知道“宣传部长”是什么职位,一个村民的理解是,“就比县长低一点点,比镇长大多了。”

  从范小勤变成“小马云”

  在严辉村,村民展示自家财富的方式之一,是修建楼房。房子修得越高、越漂亮,说明主人的家底越殷实。而在许多村民的印象中,范家发一家几乎是这个2500人的村庄中,最贫穷的一户人家了。

  村民对范家发另一个印象就是“老实”。他小学没毕业,说话时有些木讷,跟外界来往很少。

  村里随处可见三四层的小楼,范家发的房子,只是一个二层小楼,楼外是裸露的红色黏土砖,室内没有任何装饰,地板、墙壁和天花板,都是水泥。这座小楼建起来不容易,政府低保户安居工程补助了16500元,范家发又四处借了些,请村里人帮着忙才勉强建起来。今年,他的岳父还免除了他5000元的建房债务。

  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外出打工是挣到钱的唯一方法。严辉村村支书黄国兴介绍,如果夫妻俩都在外打工,一年收入10万左右比较普遍,“最少都能拿回来5、6万吧。”

  但外出打工的路范家发走不通。年轻时,范家发在山上被竹叶青蛇咬伤,经过治疗,虽然命保住了,但永远失去了右腿。

  没有人愿意嫁给失去右腿的范家发,最后在旁人的介绍下,他娶了邻镇有智力障碍的黄燕(化名)为妻。

  范家的全部收入,只有政府给家里四口人每人每月180元的低保,以及3亩地的收成,家里间或有些政府的扶贫补助。除了妻儿,范家发还有一位83岁的母亲需要供养,全家只有他一人能够自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然而今年11月一次偶然的拍摄,让范家人的命运轨道突然间转了个弯。

  11月初,永丰县一名生意人听说“小马云”的存在后,前去探望。他将范家的情况拍成视频,发到了社交网络上。当时,“首富马云”的“双十一购物节”正在铺天盖地地宣传,而江西农村里赤贫“小马云”的出现,引爆了社交网络。

  事实上,去年6月,范小勤的堂哥看到他,觉得他和马云长得很像,就拍了一张照片传到网上。一个月后,马云还在微博上发出了范小勤的照片,并评论说:“乍一看到这小子,还以为是家里人上传了我小时候的照片,这英武的神态,我真的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啊。”

  范家发说,那次并没有给家里带来什么变化,“村里有人跟我说了这个事,但外面没人来。”

  但这一次,范小勤变成“小马云”,范家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破了。

  “长得像就要钱,这不胡闹吗”

  范小勤在永丰县成了名人。11月16日,在永丰县城开往石马镇的班车上,售票员听到记者的外地口音,狡黠一笑,说,“是去看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