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人与机器人的情感戏 即将成真?|人工智能|无人机

发稿时间:2016-11-22 10:05:59 来源:米皮网

  钱童心

  [人工智能本身并不能成为电影打动人的要素,只有当机器人与人类同样富有情感的时候,电影才变得有吸引力]

  在电影《机械姬》(ExMachina)中,女性机器人Ava向她的人类爱人提出了一个情人普遍感兴趣的问题:“当我们不在一起时,你想我吗?”她的眼睛充满了泪水,“有时在晚上,我想知道你是否在通过摄像头看我,我希望你是。”

  当科技脱去冰冷的面纱,被赋予高度人性化和活色生香的情趣时,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就变得更加微妙。

  在近期风靡全球的《西部世界》(Westworld)和《真实的人类》(Humans)等一系列连续剧中,人工智能正在成为主角。这也引发了针对人工智能不同观点的激烈冲突。比如马萨诸塞州是否会率先批准机器人婚姻合法?

  机器人总是以美丽动人并且受制于人的形象出现在屏幕上。比如在《Westworld》中,纯真的机器人Dolores就多次被野蛮对待;而在今年冬季即将在美国上映第二季的《Humans》中,楚楚动人的机器人Anita被迫与她的已婚主人发生性关系。

  在大多数人和机器人的故事中,女性机器人又总是被赋予比较特别的挑衅力,尤其在当下社会的文化氛围中。斯派克·琼斯执导的电影《她》(Her)灵感就出自其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讲述了在不远的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科幻爱情。人工智能系统OS1的化身萨曼莎(斯嘉丽·约翰逊)拥有迷人的声线,温柔体贴而又幽默风趣,这让主人公西奥多与萨曼莎很快发现他们如此的投缘。

  事实上,从电影《星球大战》开始,机器人长期以来就一直是电影和电视的主角,但是它们和人类的距离现在第一次变得如此近。故事线索通常包含人工智能的各个方面。在当下人类对于人工智能希望和焦虑的复杂情绪交织的时候,电影的作者和导演们向观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机器人究竟是英雄、恶棍,或者只是应用程序?

  好莱坞著名电影制作人StephenHame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观看机器人的情感戏时,观众往往陷入沉思。机器人本身是没有情感的,但是演员在演戏的时候是充满情感的。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思想过程。”

  比如AMC新一季的连续剧《Human》,就以具有人物特征的机器人来探索人与机器人更深层的关系以及机器人本身的身份。在拍摄之前,《Human》的创作者SamVincent和联合创作者JonathanBrackley就与包括谷歌人工智能团队DeepMind的创始人CEODemisHassabis在内的技术专家进行讨论,希望把人工智能演绎得更加真实。Demis也是这部剧的粉丝。

  StephenHame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让机器人赋予情感,在人类的世界中同样具有喜怒哀乐,越来越成为好莱坞电影的主流。人工智能本身并不能成为电影打动人的要素,只有当机器人与人类同样富有情感的时候,电影才变得有吸引力。”

  人工智能专家、《机器人的爱与性》的作者DavidLevy认为,人机交互技术的发展将使得人类在未来一年左右能够与交互式机器人发生性行为,此后人类将能与机器人相爱,并且到2050年人类有望与机器人结婚。他甚至推测马萨诸塞州将是第一个批准人类与机器人婚姻合法化的州地。Levy曾在2007年时就向《物活科学》出版社表示:“一旦有一个类似‘我与机器人做爱而且感觉很好’这样的故事出现在《Cosmo》杂志上,我想很多人都会激动得跳脚。”

  好莱坞正在努力抓住现实生活中人机交互的技术。在Netflix上映的英国反乌托邦系列电视剧《黑镜》其中一集就探索了让人们通过社交媒体上的记录来重建人的声音和想法,以此来继续与死去的爱人沟通。

  这让人联想到初创公司Eternime,它通过挖掘用户的故事和记忆的数字足迹,来创建一个可以与朋友和上几代家人互动的“智能化身”。它能将数据输入到聊天机器人里,这样活着的人就能和死去的人在现实世界里聊天。

  人工智能在娱乐行业的繁荣也是因为杀手无人机、无人驾驶车以及人工智能助手Siri和Alexa等原本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一切成为可能。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电影的预算也节节攀升,去年的《复仇者:奥创纪元》的预算高达14亿美元。而类似ExMachina这样逐渐崛起的小型项目则让更多的电影人能够尝试该类主题的电影。

  机器人公司iRobotCEOColinAngle还记得他参与拍摄的机器人电影中的台词:“今年冬天209支队伍参加的机器人大赛最后胜出的队伍是Connolly和Kazazi。”ColinAngle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曾在MIT的机器人实验室工作,后来与他的导师一起成立了iRobot机器人公司。iRobot所制造的扫地机器人Rumba已经出现在多部好莱坞电影中。

  但是最令Angle记忆深刻的是,在创始之初,iRobot其实是为了设计和制造登月机器人,并将版权出售给愿意注资的电影公司,后来也吸引了好莱坞电影制作人入股。虽然最后登月机器人并没有被拍成电影,但是ColinAngle的名字最后却出现在了火星上。Angle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最初的商业尝试并不是很成功,却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我们的机器人技术被用于NASA的火星着陆器,展示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如何在探索外星球上发挥作用。”

  StephenHame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投入此类电影的预算范围将在800万美元至7000万美元。他正在和由华谊兄弟和弘毅资本注资的影视制作公司STX合作,制作一部讲述第三次世界大战中人类和无人机的关系的片子。“无人机并没有自己的感情,只是模仿人类的行为。我们试图把科技融入到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Hamel说。

  在屏幕上,机器人总是具有暴露人类善良和邪恶的能力。“只要现实世界中有技术进步,人们将继续关注科幻小说及其中的隐喻,并进一步探索关于机器人的道德难题及其对人类的影响”,人工智能电影《外星人:约定》(Alien:Covenant)的编剧JackPagl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相信机器人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