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野|消息|博览|滚动|焦点|新知|数据|追踪|聚合|推荐|围观|精选|快讯|热点|荐闻

福布斯:扎克伯格对待假新闻的态度决定Facebook的未来

发稿时间:2016-11-18 09:29:41 来源:米皮网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Facebook上的虚假新闻影响大选的思考成了近段时间最热门的讨论话题,小扎对待此事的态度也摇摆不定。福布斯认为Facebook内部也正在经历一场博弈,到底是要营收还是要质量,而扎克伯格对待假新闻的态度将决定Facebook是否会像Myspace一样半途夭折。

上周末,由于Facebook影响大选的论调不断发酵,扎克伯格终于坐不住了,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发表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篇状态更新,否认自家平台是世界上最大的虚假新闻传播者的指控。在这篇560词长的表态中,扎克伯格称“人们在Facebook上接触到的信息99%都是真实的。”不过,他却没能拿出证据给这一数字以有力支撑。

到了周一,扎克伯格话锋一转,开始服软了,Facebook宣布公司将大力打击虚假新闻。

其实Facebook是世界最大内容大鳄的事实谁都清楚,44%的美国人都将它当成了新闻获取的唯一渠道,小扎只是不愿与传统媒体混为一谈而已。而帮助他们取得如此现象级成功的则是算法,算法能追踪用户的动态并给他们推送最适合的新闻。

要说这个算法是Facebook的吸金机器其实一点都不为过,因为每个月Facebook都能收到超过200万张广告位订单。而与其相比,传统媒体如CNN和纽约时报,还要低三下四的通过免费内容来吸引用户。借助自己16.5亿的庞大用户群,Facebook在广告上真是赚的盆满钵满,光是今年第三季度,其广告营收就达到了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亿美元多了一大截。

最近几年,移动广告迅速成长,它已经将曾经的王者桌面广告赶下了神坛。Facebook COO桑德伯格表示:“商人们不再纠结是不是要在移动端做广告,他们琢磨的是如何做广告。这一转变对Facebook来说是巨大的机遇,我们必须细细规划以便取得竞争优势。”

除了广告领域的大转变,人们消费信息的方式也与过去不同了。除了传统媒体,各种新媒体横空出世,它们通常思想狭隘,高呼口号是其最爱,至于会不会查证自己输出的新闻,只有鬼知道。而借助Facebook的算法,这些新媒体很轻松的就成了数百万人眼中的意见领袖,从而加深了Facebook的回音室效应,真相被人们刻意雪藏了。

举例来说,今年Facebook上传出了教皇为特朗普背书的新闻,这一新闻最终被证实为谣言,但即使如此,还是有数百万人接力转发。而传统媒体如纽约时报对于特朗普税务问题的报道,转发量却连20万都不到。事实上,从转发、互动和评论来看,Facebook上的20大真新闻根本不是20大假新闻的对手。

“现实真的很吊诡,那些胡编乱造的新闻成了真新闻,而仔细查证的事实却没人关注。”加大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院长沃斯曼说道。

事实上,扎克伯格早就了解这一情况。“其实我们有很多方法来阻止假新闻和网络暴力。”一位Facebook工程师说道。工具早就有,只是扎克伯格担心对此类新闻痛下杀手会造成用户流失。“Facebook有许多保守派,他们担心业绩下滑。”这位工程师补充道。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Facebook不能再这样无脑的支持虚假新闻了。不过在公司利益面前,小扎真的舍得痛下杀手吗?

在各大商学院的教程中,所谓的社交网络效应一直是一大课题,而Uber、Airbnb、eBay和Facebook的崛起也都有这一效应的深度参与。在这些成功的案例中,它们都成功的打造了一个平台,并顺势成为“买家”和“卖家”之间的桥梁,而平台的价值则取决于用户数量的多少。

一旦在用户数量上取得优势,你就获得了赢家通吃的资本,利润也会随着用户基础的扩大而不断增长,而弱小的平台只能苦苦挣扎。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Uber和Lyft,WhatsApp和iMessage。平台间的竞争只有你死我活,因此扎克伯格对于用户增长简直是病态的迷恋。毕竟越多人在Facebook上看新闻,就会有更多的广告金主主动投怀送抱。

但有一个道理大家都知道,那就是数量并非一切,质量才是。

上世纪70年代,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尔罗夫发表了一篇名为《柠檬市场》的论文来阐述信息不对称市场中出现的怪异现象。假设二手车市场中有两类车,一类状态良好,售价1000美元,另一类则破损严重,只卖500美元。如果用户能明辨真伪,那么就会各取所需。但如果他们没有一双慧眼,分不清车况的好坏,那么就会出现信息不对称,用户为了规避风险会选择那类破车。

在这样的市场中,往往好的商品遭受淘汰,而劣等品会逐渐占领市场,从而取代好的商品,导致市场中都是劣等品。

这种情况在当下的社交网络新闻传播上同样适用。

质量问题一直是困扰互联网公司的一大顽疾,在Facebook之前,Myspace曾是社交网络之王。该公司2003年建立,不久后其平台上就聚集了大量的乐团、摄影师和创意工坊。到2006年末,它成了美国最大的社交网络,随后新闻集团以5.8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在默多克的如意算盘中,Myspace第二年市值就能站上60亿美元,用户数也将突破2亿。

但天不遂人愿,看似前途似锦的Myspace突然就半途夭亡了。2008年十月,该公司用户量开始衰退,平均每月会有4000万活跃用户选择出走。有些人认为Myspace的网页设计出了问题,有些人则觉得它们缺乏技术创新。不过,核心问题还是其名誉出了问题。当时的Myspace出现了大量衣着暴露的小黄图,品味直线下降,于是人们纷纷转投Facebook。

马克吐温曾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它却时时萦绕。”互联网公司这种新生事物虽然崛起迅速,但整个行业变化迅速,公司的生命周期都不长。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旦犯下战略性失误,恐怕就是万劫不复。因此,随着Facebook的版图不断扩大,扎克伯格应该着手建立一个用户互信的平台。眼下,Facebook的营收依然增长强劲,小扎恐怕还没有强烈的危机感,不过长此以往,恐怕Facebook也会成为历史教科书中的反面教材。(编译/吕佳辉)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